首页

中国实践与问题域转换

日期:2019-11-11 21:58:53 阅读量:2681 作责:匿名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马克思主义的命运与中国的命运息息相关,是马克思主义不断指引着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和历史变革。在过去的40年里,重大的实践变革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继续相互作用、共同发展。社会发展实践的不断改革和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发展的源泉和动力。然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始终符合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并不断回应改革开放各个阶段的实际问题。因此,研究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的问题域转换和发展趋势,对于科学理解改革开放的理论基础具有重要的实践价值和理论意义。

改革开放40年来,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发展呈现出显著的阶段性特征,孕育了“问题域转型”。根据研究主题和研究方法,新时期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发展大致可分为以下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起源于对真理标准的讨论和对人道主义与异化的讨论。主要成果体现在主体性、认识论、价值论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建设和哲学教材体系改革等方面。第二阶段是在20世纪90年代,当时“问题意识”得到了充分强调。主要成果体现在领域哲学和部门哲学研究的迅速兴起,同时哲学基础理论的研究进一步跃升到哲学层面。第三阶段是从20世纪末到21世纪,形成了文本研究、原则研究、哲学史研究、现实问题研究等一系列日益分化的研究路径,孕育了新的问题领域和范式转换的前景。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资本论》哲学研究的日益增长,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重心转移”已经从对青年马克思著作的研究转向对成熟马克思著作的研究。这种重心的转移具有“问题域转换”和“范式转换”的重大意义,即从青年马克思的“实践主体性”问题域向成熟马克思的“资本逻辑与人的发展”问题域的转换。

“传统问题域”的实践语境

20世纪70年代末至20世纪末,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传统问题域主要是基于青年马克思“实践一般”问题域形成的“实践主体性”范式。改革开放以来,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大多围绕青年马克思的一般问题、基本对象和文本资源展开。大多数研究者从“一般主体性”、“一般实践”和“一般生产”的一般原则来理解和建构马克思主义哲学,将其理解为“人道主义”、“实践主体性哲学”或“实践唯物主义”,并进一步探索人类和社会发展的总主题。相应地,其核心文本是基于青年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费尔巴哈提纲》和《德意志意识形态》。

从逻辑与历史统一的角度来看,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的实践主体性问题域是改革开放初期发展与实践阶段特征的理论表征。特定学科的概念是特定社会关系本质概念的抽象和具体表现。实践主体性问题域研究的理论逻辑绝不是纯粹的“自律”,而是深受改革开放初期实际情况和发展愿景的制约。改革开放之初,社会发展相对来说仍然是全球化发展的“外部”。对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的理解相对“抽象”和“简单化”。它仍然停留在与世界现代化主流“融合”的愿望和想象中,坚持“发展”、“进步”和“主体性”的总体外部要求。因此,实践主体性范式往往表现为简单的“启蒙”和“人文”取向,采取“消极自由”的态度,努力摆脱传统的束缚,走向现代文明。

资本逻辑与“新问题域”的生成

20世纪末以来,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开始经历问题域转换和范式转换:借助成熟的马克思“资本逻辑与人的发展”问题域,走出了传统的“实践主体性”范式,一种新的“资本逻辑批判”范式逐渐形成。20世纪末21世纪初以来,《资本论》哲学思想研究的热潮不是研究热点的偶然变化和快速变化,而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问题领域和范式的根本变化。从学科发展史的角度来看,时代的变迁和理论逻辑的进步使得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有必要实现问题领域和范式的转变——超越以马克思早期文本为核心资源的“实践唯物主义”或“一般形式的历史唯物主义”范式,转向以马克思中期文本即《资本论》和手稿为核心资源的“资本逻辑批判”或“特殊形式的历史唯物主义”范式。相应地,在问题领域,焦点从“一般实践”、“一般主体性”和“一般发展”转向“具体实践形式”、“具体主体性形式”和“具体发展形式”。这些特定的范畴之所以具体,正是因为它们是在特定时空环境中由资本调节的实践、主体性和发展的形式。

问题域和范式从实践主体性向资本逻辑批判的转变根植于20世纪90年代以来改革开放实践的深化发展,积极响应时代变化和社会发展深化的现实要求,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的“与时俱进”。20世纪90年代以来,改革开放逐步推进,发展实践深化为具体发展形式的内部推进。中国的社会发展与全球资本主义制度有着深刻的联系。社会主义国家也引进和使用资本来实现快速发展。因此,资本逻辑问题更加突出,成为社会发展的内部问题。因此,中国的发展问题不再是一般的和外部的发展需求和愿景,而是一种特殊的发展现实,一种特殊的发展模式和一条“用资本本身消灭资本”的特殊发展路径。因此,正是在全球化的现实问题和中国道路的指引下,马克思的成熟作品才得以有效激活。只有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真正具有历史和当代性,才能与时俱进,关注资本主义全球化时代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

“问题域转换”的历史逻辑

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问题域转换和范式转换不仅代表了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也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科学的理论支撑。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实践主体性问题领域向资本逻辑批判问题领域的转变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从理论和现实的角度来看,新的问题域和范式比传统的问题域和范式更为重要,更适合21世纪。

新问题域和新范式的现实生命力在于它比传统问题域更符合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践精神。它不是外在地适用于“一般现实”的范畴,而是符合改革开放40年来特定的社会现实和特殊的发展逻辑。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已经从抽象的“一般实践”问题领域上升到具体的“一般实践”问题领域,这更符合时代的根本问题,即在资本主义主导的全球化时代如何发展社会主义。与改革开放初期相比,21世纪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与资本主导的全球化有着更加深刻和内在的联系,从而提出了更加具体和复杂的发展问题。今天,建设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应该与当代的根本问题紧密联系起来,即如何在资本主义主导的全球化中发展社会主义。要深刻理解这个普遍问题,我们必须掌握“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历史辩证法。在马克思主义的“大尺度”历史视野中,资本主义在现实中是“普遍的”(如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现实存在),而在历史可能性和发展趋势上是自我限制和过渡的。相反,社会主义在现实中局限于“特殊性”,但在历史可能性和发展趋势上却是一种普遍的世界历史存在。显然,新问题域比传统问题域更能深刻地把握21世纪人类文明进步的逻辑。我们要充分把握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长期共存和相互影响,把握资本主义现有文明普遍性和社会主义潜在文明普遍性之间的辩证张力,选择合理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不断实现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超越,构建人类文明的新形式。

从理论与现实的双重逻辑来看,问题域和范式转换将激发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活力和创新潜力。21世纪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必须充分借鉴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立足于改革开放的实践和理论创新,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范式转变和创新发展。

(本文是由中国人民大学科学研究基金(中央大学基础科学研究费专项基金资助)资助的项目《资本论》中历史唯物主义及其当代价值研究》(12xnj013)的成果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北京大学思想政治理论课先进创新中心)

资料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习近平

江苏快3 浙江十一选五投注 秒速快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