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鲁桥力强网>风水>正文

专家:乘波体高超音速武器能“侧滑” 难以拦截

2019-09-11 14:25:02 来源:鲁桥力强网

第三种形式就是中国这次试射主角采用的升力体。主要利用机身的气动外形产生一定升力,升阻比在0.5到1.3之间,性能介于弹道式飞行器和有翼飞行器之间,并具有两者的长处,气动力载荷比较低,结构质量中等,主要用于重返大气层的航天器设计。乘波体使用的速度范围比较广泛,在5-23马赫都具有较高的结构强度、机动性和升阻比。从外形上看,乘波体看上去比较扁平。

中国航天空气动力技术研究院的消息称,该院研制的“星空-2”火箭于3日6时41分发射升空,经过近10分钟飞行,火箭完成主动段转弯、抛罩/级间分离、试飞器释放自主飞行、弹道大机动转弯等动作,按预定弹道进入落区。试飞器飞行可控、科学数据有效,完整回收,标志着“星空-2”飞行试验圆满成功。该系统利用航天科工四院火箭助推系统,将之投送到预定高度,并分离自主飞行,实现高度30公里、马赫数5.5-6飞行窗口自主飞行400秒以上。

美俄对乘波体研究很超前

展馆配有两座总面积约3万平米的南、北登录大厅,登录大厅配备国际高端水平的配套服务设施,是全球展馆中少有的标志性建筑元素,也是集登记、接待、商务、休闲、餐饮、媒体等多项服务功能为一体的综合区域,可以满足行业主管单位、组委会、展商、观众、媒体等各种类型的使用需求,为客户奉献独具魅力的超完美服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乘波体是目前国际上高超音速飞行器研制领域的一个重点发展方向。高超音速飞行器是指能在5倍音速以上稳定飞行的飞行器。目前,最常见的形式是所谓的旋成体。也就是在三维空间中,由旋转曲面与底截面围成的物体。弹道导弹的锥形弹头、飞船的返回舱多为旋成体,包括俄罗斯的“匕首”高超音速导弹,都属于这一类型。第二种为翼身融合体,布局类似飞机布局,带有机翼,比如美国计划中的SR-72高超音速侦察机以及前段时间美国波音公司公布的高超音速客机概念。这类布局适合采用吸气式发动机或组合式发动机,通常适合在30公里左右以及7马赫以下速度飞行。

专家认为,俄罗斯在高超音速飞行器方面也有着深厚积淀。俄罗斯总统普京之前在年度国情咨文中首次披露的“先锋”高超音速助推滑翔导弹。其滑翔体疑似采用乘波体设计。

2018年6月,新上任的东盟秘书长林玉辉应我团邀请首次到访中国。林系文莱籍华人,对中华传统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在我团精心安排下,林一行专程到访北京民俗博物馆,在那里穿汉服、品茶艺、听古琴。在随后的半年里,东盟副秘书长黄英俊、副秘书长康富、东盟十国常驻代表以及东盟青年营团员们在访华期间都先后到访北京民俗博物馆。东盟贵宾们为丰富多彩的中国传统民俗文化深深折服,纷纷邀请博物馆的艺术家们到东盟国家进行交流回访,向更多的东盟民众介绍和展示中国传统民俗文化。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英国《镜报》6月17日报道,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所在的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近日遭遇了一场尴尬事,直播画面中,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政客们的脸上带着猫咪滤镜,但这些官员们仍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一本正经地完成自己的讲话。

据报道,两起飞机失事的原因目前正在调查中。

“国内第一乘波体”完成试射

张慧雯演绎魅力侦探 多面“白牡丹”身份成谜

目前来看,乘波体的气动设计和飞行控制要比传统旋成体飞行器更复杂一些,这也导致目前乘波体的高超音速飞行器的实用化和武器化具有一定困难。美国空军的HTV-2两次试射均失败告终。而美国陆军的“先进高超音速武器”(AHW)项目降低了指标,2011年11月的首次试射便命中了3700公里外的目标,第二次试射虽然失败,但主要问题出在了助推级上。它的成功和使用了较为传统的旋成体设计的高超音速滑翔体不无关系。另外,目前的乘波体高超音速飞行器的体积利用率似乎不如旋成体飞行器,这也给武器化带来一定困难。总体来看,目前各国对乘波体高超音速飞行器的研究,仍处于原理和工程试验阶段,尚未完全形成武器化。按照中国航天空气动力技术研究院公布的消息,“星空-2”飞行试验任务是在集团公司支持下开展的创新研发项目。(李强刘扬)

视频加载中...

(根据网络直播文字整理)

视频加载中...

据专家介绍,相比传统旋成体飞行器,乘波体如果实现武器化,将具有很大优点。采用助推滑翔方式的乘波体,在相同的释放高度和速度下,其纵向和侧向滑翔距离都远超传统旋成体弹头。特别是侧向滑行能力很强,可实现大范围侧向机动,实施“变射面”打击,加之飞行的弹道低,敌方预警系统更难以预测其飞行轨迹。而在射程相同的情况下,更难以拦截。

8月3日,中国航天空气动力技术研究院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该院于当日完成“国内第一乘波体”的飞行试验。消息引发广泛关注,有不少人对“乘波体”是一种什么样的飞行器充满好奇?它和传统高超音速飞行器相比有什么优势?该技术应用前景又如何呢?

“乘波体”距武器化有多远?

在传统的观念下,认为月子里需要进补,就要多喝汤。从补水的角度看,月子里多喝汤是正确的。产后,为排除体内多余的水分,人体的皮肤排泄功能变得极为旺盛,特别爱出汗;而且乳汁的分泌也需要大量的水分。因此,及时喝汤、喝水在月子期间比较重要。

新华社石家庄11月8日电(记者李继伟)记者从河北省人民检察院获悉,河北省各级检察院检察长、副检察长年底前须在本辖区确定至少一所中小学担任其兼职法治副校长。

“从他身上能感受到一股正气。当时我和他一个宿舍,他经常叮嘱我:‘我办过很多案子,深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道理,侥幸心理是千万不能有的。’”朱林森说,自己那时刚走上领导岗位两三年,陈刚的这些话对他影响非常大。

星空-2号飞行器在西北某靶场缓缓升空

目前乘波体已成为世界各国高超音速飞行器研究的重点领域。美国在这方面投入最多,成果也最丰富,并进行了工程化产品的试验。美国军工巨头波音之前研制的X-51A实际上就采用了一种典型的乘波体设计。该飞行器共进行了4次试验。采用固体助推器加超燃冲压发动机的动力方式,动力飞行段采用气动一体化设计,最大稳定飞行速度达到5.1马赫,试验中,曾在1.8万米高空飞行约3分钟。此外,美国的HTV-2高超音速飞行器也使用了乘波体设计。该飞行器是迄今为止设计指标最高的助推-滑翔型高超音速飞行器。近年,美澳联合开发的“高超音速国际飞行研究试验计划”HiFIRE项目,也在重点研究乘波体。2017年7月,美澳合作在澳大利亚武麦拉靶场完成了编号为HiFIRE4的第8次飞行试验。试验中飞行速度达到8马赫左右。

上一篇: 临近春节,安徽蔬菜价格呈现持续上涨趋势 下一篇: 吃腰子补肾效果怎么样